Editing 未名残章/43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欢迎来到未名残章收集机关。

初来乍到吗?请参照这份入门指导
请确保位点内容基本符合格式指导。若内容格式不完善,管理员可能会帮助修改或清理。
若为二级档案室内容,请参照已有的页面编写。


请勤用显示预览按钮,预览您的编辑可以减少您的编辑在最近更改中出现的次数。

Warning: You are not logged in.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publicly visible if you make any edits. If you log in or create an account, your edits will be attributed to your username, along with other benefits.

The edit can be undone. Please check the comparison below to verify that this is what you want to do, and then publish the changes below to finish undoing the edit.

Latest revision Your text
Line 1,098: Line 1,098:


 他有一种自己参透了一切的感觉,但是他又清楚地,模糊地,告诉自己这是假象,告诉自己否定的否定构成链条,告诉自己还要撑下去,告诉自己活下去是有意义的。
 他有一种自己参透了一切的感觉,但是他又清楚地,模糊地,告诉自己这是假象,告诉自己否定的否定构成链条,告诉自己还要撑下去,告诉自己活下去是有意义的。
他告诉自己虚空的彼岸没有意识,只有世界残酷的规则,而尝试使自己陷入毁灭与癫狂的正是飘忽不定的自己。
是吗?
是的。思考玄幻星空的本质是必要的。
但——
没错,是的,就是这样。我们不知道此刻的谁是正确的,而我们又可以无限地这样否定下去。
……
是的。世界规则一直都在那里,而人们也只是利用了世界规则。他们利用世界规则造就了这场灾变,而这场灾变也在吞噬远星。
而……
而猜疑的链条告诉我们,我们可以质疑对方是灾变的产物,是吞噬远星的存在。
……是。
你可以质疑我为什么一直在占据话语的主导权,我可以质疑你为什么在尝试反对我。
没错。
为什么不能有第三方呢?
为什么不能有第三方呢?
为……哦。第三方来了。
第四方。
第五方。
这是世界规则的引导。也是我的引导。
所以?
所以我问你一个问题。
一个问题。
你是谁?
我是湖远星。
你不是湖远星。
由鸭子类型,只要我看起来是湖远星,行为上也是湖远星,从各个特征上来看都是湖远星,那我就是湖远星。
归纳推理固然有用,但是不具有逻辑上的严密。
你也不是湖远星。
就算有鸭子类型理论,你也指不出我有哪一点不像远星。
但是你也不能严密证明你是湖远星。
当然不能。现在是什么状况,我们很清楚。没有时间腾出来证明我自己是我自己。
我们是谁?
我们在哪里?
……
你答不上来。
你也答不上来。
而我可以排除我不在远星的心智空间里面。
嗯。
你知道远星的心智空间的样子吗?
我当然知道,我是湖远星。
那为什么你不回答?
你明明清楚。
你也清楚。
我们在等什么?
等破绽呗。然后把另一方击垮。
也许你忘了考虑——
话没说完,“多余”的几方就消失了。显然,是剩下来的两方干的。或者其中一方干的。
动手了啊你。
不是你,是吗?
不是我。
当然也不是我了,对吧。
就是你。
你能证明吗?你能证明你是最先出现的两方中的一个吗?
这是一个无休止的逻辑回环。
你在回避我的问题。
我不证自白。
那好。也就是说,单线程思考变成了对话,是合理的事情。
……是合理的事情。
你迟疑了。
团结更有助于撑过难关,不是吗?
那也是各自退一步,我也没看谁退了一步吧。
那就……
“……老师,老师!”
莉兹的喊声将远星唤回现实。
身处外层风暴的远星,被自己刚才那段未知意识带来的屏障隔开于他们之外。
每走一步都很困难。每走一步都是意识被无尽打断与干扰。
魔法师在精神状态很差的时候无法正常施法,容易回火。然而,远星却自行开了一个屏障,把自己和他们隔开了。
没错,是灾变。
……一决——
不对。我确实没法分辨哪些属于我,哪些属于外加影响了。
……胜负!
莉兹他们看着远星在风暴中自我毁灭,但又自我保全。远星以外的所有人免遭灾变的影响,而他却在风暴中前途未卜。
“不行,我要——”
“你是疯了吗?!”里奇一把拉住莉兹。
“我能让老师送死吗!”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
“我——你——”
哈。
唔……呃……
这就是“大魔法师”?可笑。
逐渐的,他意识到,随着意识多次的模糊进出,那条界限已然模糊。他清楚地听到了屏障外的争吵。
该离开这世界啦!
一击。
一闪。
{{spell|{{ruby|Crepusculum dimmintwinka|微光薄暮}}}}——
“只有看似弱小须臾的微光……才在漆黑的虚空中,找到冲破束缚的微小希望。”
灾变。混沌。灾变愈是灾变,混沌愈是混沌,但微光的力量,指引着远星,不断突破。
屏障慢慢减弱。就在莉兹挣脱里奇时,远星恰好冲到了这边来。
其他人见势,赶忙将两个人拖回安全阵地,然后迅速重新布置了另一个屏障。
“啊……嗯……嗯?嗯。谢谢。”
“仅凭这个屏障终究是挡不住的,这些能量流还是太强烈了。”
“嗯。会停息的。”
“别这么乐观了,再怎么说,远星大人也跟我们说过……嗯?”
“嗯。”
从痛苦的思想挣扎中挣脱出来的远星很快接受了事实。
“能把我救出来,说明,这股能量流已经减弱了。不是吗?不必过分担心——但一定要加强看守。”
“……是!”
这之后,随着灾变的逐渐停息和远星一众带领的准备,他们成功重返地表,寻找了可能潜在的幸存者组织,建立了新的国度——
“就叫……埃斯卡迪亚吧。”
“……啊?还叫埃斯卡迪亚吗?”
“历史是轮回的嘛——再说了,改名我也叫不顺。”
“行吧……一切按照远星大人——”
“停,从三分二十七秒之前我就不应该被这么称呼了。就叫远星,大家都是朋友。”
“……好的,呃,远星。”
会议结束得很顺利。旧时代的对立一笔勾销,比旧世界最伟大的小提琴手的泛音还要明亮的未来就在眼前。
“不过吧,”远星之后回到家,和莉兹和里奇他们闲聊的时候说,“历史是会轮回的。所以,也许我们也有可能继续陷入对立?”
“嗯……依我的拙见……”
“嘛,我清楚——不过也是螺旋上升啊,哪能有那么顺利呢。但是,”远星看着窗外百废待兴的世界这样说道:
“如果能迎来我心中的那个融合的未来,那我的秘密也就可以无憾的告诉大家了。”
“秘密?”
“现在还不行哦,欸嘿。”
……
{{UFFooter|continues}}


{{UFNav|type=foot}}
{{UFNav|type=foot}}
Please note that all contributions to 存档计划 are considered to be released under the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see 存档计划:版权 for details). If you do not want your writing to be edited mercilessly and redistributed at will, then do not submit it here.
You are also promising us that you wrote this yourself, or copied it from a public domain or similar free resource. Do not submit copyrighted work without permission!
Cancel Editing help (opens in new 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