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43: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Line 455: Line 455:


 “你还记得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你还记得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就是突然醒过来,在一个遗迹里面,出来看到城门,就来到这里……”
“……”
“对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眼前这位长黑色卷发的少女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没做自我介绍,“我是露娜城守卫的一员,玛莎。”
“我对这个世界十分好奇……你知道……嗯,就是,有没有这样的观点,就是在现在这个世界之前还存在过一个世界?就是文明……唔……”
“……似乎没有?”
好吧,远星只能放弃当时有其他幸存者的想法。
“倒是有过这样的神话故事……但是据说都是讹传。”
嗯……
“怎么?”
“这个世界有,魔法吗?”
“魔法?”
“就是,嗯……有能量,然后就可以做一些很厉害的事情。”
“元素力?”
“这种能量现在叫做元素力吗?”
“嗯……有很多种不同的元素,比如我就是火元素。大部分的人最多掌握一种元素,倒也没有什么高下之分……”
“倒也没有?”
“掌握光元素的人大多都来自闪光组织……他们自诩拥有‘最纯净’的元素力,但相反的影元素却从来没人反对过。”
“嗯……那么,如何才能运用呢?”
“额……就这么用啊,比如……”
她从身上的箭袋中取出一支箭,然后蓄力射了出去。蓄力的同时箭头慢慢染上了火。
远星感受着她和周围的能量变化。
“唔……像这样?”
远星尝试在面前召唤出一个火球。
“嗯……好像很不熟练的样子呢。”
只见面前是一团烟,里面偶尔蹦出几个火星。
“我叫湖远星,嗯……来自另一个埃斯卡迪亚的灯笼镇。”
“湖远星?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名字呢。”
“这就是我的名字。至少我也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别的名字了。”
“那好吧,但是你现在要去哪里呢?可疑人士没有出入的凭证的话,是不能进入城内的。”
“其实在最一开始醒来的时候,我在一个遗迹里面……怎么说呢,周围好像有好几个沉睡的人。看他们并没有醒来,我就只好先走了出来。
“只可惜我能量不够,也解不开那个机关……”
“能量不够?”
“所以我说了,我感觉现在这个世界不是我以前在的那个世界——虽然我也回不去,也不想回去,那场大战应该也毁灭了那里——当时的那个世界并没有分离的元素力,而是都是叫魔能,也不是对应的元素发出对应的效果。”
“元素的话……倒是可以转化。”
“转化?”
“比如风元素可以……嗯,‘扩散’一些元素,之类的。”
“唔……也许我可以掌握好几种元素呢。”
“就这点火星,怎么可能嘛。”
“我以前是大魔法师呢——也就是‘贤者’。虽然现在说出来你也不会信……但是转化这一点倒是提醒我了,也许我可以搜集好几种元素,然后把它们转化成原来的能量。”
“听上去有点……奇妙。”
“但是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呢……我确实没有什么合法身份,但是我得尽快行动起来了。”
这种人到底可不可信呢……玛莎想。


{{UFHR|if-end:重启}}
{{UFHR|if-end:重启}}

Revision as of 06:55, 21 September 2021

未名残章/42未名残章/43 | 未名残章/44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41、下一篇:未名残章/?

该页面尚未完成。

你可以帮助我们扩充关于该主题的更多信息。
原因:纸质版未完成

离世界解体还有10秒——

……

“听说了吗?大人要发动‘那个’了。”

“……我只是觉得,当时加入这里的意义,似是已全数崩毁了。”

“也许,我等凡人,本来也就只会落得个棋子的下场吧。”

在大多数人眼中看来,一切都要结束了。这场人类的内斗弥散到整个世界后,最终还是人类,用同归于尽的方式打算停息一切。

也几乎是同时,魔法侧和科技侧都宣布要发动最后手段,都声称这样会毁灭整个星球。精灵对此本不以为意,直到他们有的用时间魔法观测了一下未来。其他势力也选择和精灵族一样力求自保。

到了这个地步,远星只是看着消息不断传来。他从前的调解无济于事,眼睁睁看着每况愈下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就只好启动早已计划和准备好的Plan B:自成一侧,做第三势力,又称“代号:无名”。加入远星的人不多(也如他所料),主要是他的学生,镇子里面的人,以及一些从两侧逃亡过来的。贤者回廊和Cirrus组明面上都保留着他的位置,但早已断绝联络。

可惜,之前计划的转移矛盾并没有很好的成效(一方面启动时机太晚了,一方面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两方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的估计,根本不够他压制),反而激化了矛盾。先前的那点掩饰也早就烟消云散,明目张胆的打了,到处都是战线。

既然改变不了太多,他想,那就只能和其他物种一样,求个自保得了。但作为融合侧的代表人物(他自己从来不这么认为),不会有人比他更了解两侧的最终手段到底是什么(虽然他也不这么认为)。不出意外,魔法侧最近的黑魔法尖端成果,Apocalypse末日审判系列魔法会让整个世界再次发生类似于异变期的事情——魔法场的扰乱,魔能纯度的降低,以及黑质(Mortium),一种黑色的雪一般的物质,会抹杀一切接触到的生灵。科技侧的那堆武器则多的去了,弹药,生化,辐射,等等,虽然不至于让整个星球归于齑粉,但是让整个大陆归于沉寂,随着风和洋流给其他大陆带来短期不可逆伤害还是没问题的。一切也只会比这糟糕了。

科技侧的东西,一个巨大的地下掩体应该能解决大部分的问题,但魔法侧的全域魔法场扰乱则不确定能不能扛得过。满打满算,最多5分钟,最少10秒钟,他得在这些能留出来的时间被使用之前把掩体和保护魔法构建好。构建不好,自己也得硬抗。掩体倒是也足够对付黑质,但场扰乱属实不让魔法侧自己活。

话说回来了,也许,现在只有他们坚信自己还会活着了。

也许他应该在这最后时分再次尝试调解,但他不知道是不是该这么做。毕竟绝望大于希望。

物理掩体的建造工作已经完成,而Eternitecta不刊之护仍在构建。一般来说,只要知道了法阵,就可以推出对应的启动条件(即使不够明确,但是并不意味着不使用最佳方案就无法发动),而远星早已囤积好各种发动常见的物品,只是发动并不是什么难事。问题在于,“不刊之护”并不是一个魔法,在历史上被记载为不刊之护的法阵有很多种,而它们都被认为是那个时代的不刊之护。

因此,远星需要自己根据情况从头写一个极其复杂的法阵,然后为这个法阵配备足够且合适的法器。如果只是对付单一的能量流打击,想尽办法去挡,各种招式都使出来去挡实在有点奢侈;但如果是魔法场紊乱,情况就复杂的多。每个不刊之护都有自己的特点,但共性大体上分为两个:物理防御和魔法防御。

物理防御方面,不刊之护们都能做到禁止宏观物体的进入,比如一大盆硫酸,一亿支箭矢,一场大爆炸(冲击波)之类。处理方式大多是“构建碰撞体积”,也就是用魔法去创造物理大屏障;也有“空间遮罩”,把魔法圈定的空间与某个空间交换一下,这样尝试进入原位置的物体就会跑到异空间里。值得一提的是,前者通常并不防一些微观粒子流或者辐射(至少用魔法创造的屏障大部分还是达不到一块大厚铅板的感觉),虽然魔法理论上可以处理这些东西,但是没人专门去研究。

魔法防御方面,各个历史阶段的不刊之护也有不同——策略上主要分成两大类,绝对防御和伺机反击。绝对防御大体上会尝试隔绝外界的魔能输入,同时也会隔绝内部的魔能输出。而伺机反击则会牺牲一部分安全以允许内部魔能输出。如果还能对外界释放魔法,那就有可能探测到一切过后是否还有其他幸存者——或者还有机会重新踏上地表,重建地表文明。

“……远星大人。”莉兹走上前。

“……事到如今就不必这么称呼了。布置的怎么样了?”

“里奇和我准备好了外围的法器和装置,就差您的法阵了,老师。”

“……”

“怎么了?”

“你觉得,这一切值得吗?”

“嗯……”

“实不相瞒,我很早就开始物色人选。里奇,你,拉叶提,是我教过的学生中能作为我计划核心人物的重要人选……拉叶提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一个斯文的小丫头居然能被改造成杀戮机器,我既恼火也无奈。至于那位我关注已久的化学家,也早就抑郁,整天惶惶不可终日。我找来镇里的人也不是为了让他们为我做点什么,而至于那些逃来的人……能派上用场的也没几个。但这足够了。人多一点也不好管。

“战争,需要提前准备应对。但遗憾的是我未能掐灭火苗。战争带来的是伤痛,换来的是一个未知的结果。如果烈火真的焚尽一切了呢?”

“……烈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但这股春风不会凭空出现。也不会短时间内出现。我们最缺的,正是时间。时候不早了,该出发了。”

“是。”

if-end:死寂

在掩体的顶部,远星站立着。手里是最新的那一份法阵的草稿。

控制气息……调动能量……汇聚凝集……释放——

if-end:湮没

在掩体的顶部,远星站立着。手里是最新的那一份法阵的草稿。

控制气息……调动能量……汇聚凝集……释放——

if-end:残存

在掩体的顶部,远星站立着。手里是最新的那一份法阵的草稿。

控制气息……调动能量……汇聚凝集……释放——

地面上慢慢显现出一个光环。魔能释放的光芒围绕着,慢慢升起一个领域,尝试将掩体缓慢吞噬。

离世界解体还有——

什么?远星一惊。他的设备如此告诉他。而领域尚未覆盖掩体的一半。

1分钟。

……没时间了。

他只能尽可能的将掩体的每一个部分覆盖到。

30秒。

他只能尽可能的将领域的壁垒变得更厚一些。

10秒。

一切似乎已经就绪……然后便是……

5秒。

回到掩体内部。

4。

确认留存住了多少魔能。

3。

不多。

2。

只能。

1。

迎击。

å®‰ę…°å¦‚é¢¯å¤–å¤¨å¦‡čæ›åˇ»å“¦滚���i�俈�怠�蹱頃憒��𥕦縧�𣑐�臁���2��𢁾�𣑐�嗅�箸���氖�輯��𣑐鈭脣�穃�惩𣑐鈭脖�撠���𤑳巨��劐犖8301憭批振��諹�笔����0i��隞費K�糓�é™Ŗꈑ2ē•Œiå“™Ŗꈑ2ē•Œiå“™Ŗꈑ2ē•Œiå“™Ŗꈑ��������2ē•Œiå“™Ŗꈑ2ē•����“¦ē„¶å“¦äŗ²äæ„将帑ē�Øęœ‰äŗŗ8301å¤§å®¶å’Œč·Ÿåˆ†åˆē‰©i防ē«å¢™ęƯč™Ŗꈑ2ē•Œiå“™Ŗꈑ2ē•Œiå“´¹äŗ”iē����������ęˆ‘ä¹³ęˆæhiå“¦åˆ‡ę¨¢äøŗ覅ohäŗŗhi211Œč·Ÿåˆ†ęœ‰0i附�183��������™Ŗꈑ2ē•Œiå“™Ŗꈑ2ē•Œiå“哈佛iäæ„国娴ihggäøŖäŗŗ913������������������������������������������������������������������������������������������������������������������������������������������������������������������������������������������������������������������������������������������������������������������������������������������������������������������������������������������������������������������������������������������������������������������������������������������������������������������������������������������������������������������������������������������������������������������������������������������������������������������������������������������������������������������������

乱流直击核心。混乱席卷一切。

但这是多么美丽的场面啊。

不可名状的色彩在领域外面冲击着,涌动着,混合着。只要放下一切,就能拥抱这片美丽的无序,加入到他们当中,然后�������

���������������������������������������������������������������������������������������������������������������������������������������������������������������������������������������������������������������������������������������������������������������������������������������������������������������������������������������������������������������������������������������������������������������������

���������������������

���������������������������������������������������������������������������

熄灭,燃起。点亮,消逝,����,����,����。

……

不可名状的混乱未能冲破这领域,但当其他人赶来的时候,他们明白,远星已经陷入了永久的沉睡。

“生命终将逝去,唯意识永恒不变。呵,多么讽刺。现在坚信这的我,仿佛给以往的自己打了一个大嘴巴子。”

莉兹当然清楚,远星的行为是愈发异常了。但也许,这就是最好的归宿。

将远星抬上担架后,里奇想起来,远星说过,如果他不能行动了,就去第0号房间(大概是远星的办公室,大家认为)找到那本手册——那里有之后的计划。

里奇传送进办公室。

办公室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一个桌子,和桌子上的一本白皮书。

他明明记得……这里之前有很多神秘的仪器。现在像蒸发了一样。

第一页便是目录。标题是“‘代号:无名’的简明说明”。他开始往回传送。

目录……

“1. 如果我的意识尚存 - 1”

……

“x. 如果我生命体征尚存,意识已丧失 - 231”

231页。里奇来到莉兹身边。

莉兹和里奇开始读出里面的内容。

“……好吧,很遗憾。”

“1. 启动第7号房间内的‘最低限度维持装置’。使用指南在房间进门后左边的桌子上。考虑到这种情况下魔能储备应该是不足的,请避免在路途上消耗任何魔能。”

跟随莉兹的脚步,几位核心成员来到7号房间所在的秘密长廊。里奇从钥匙串中取出第七把。

“2. 尽可能少地使用魔能,执行以下法阵。”

附图的说明文字写着“愿我们以后再见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

“尽可能少……”

“……也就是要尽可能少地利用魔能。同学们,在紧急情况下我们要尽可能规划好魔能的分配。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学习的魔法都需要相当量的魔能来启动,这里,我们教授一个方法……”

莉兹的脑袋里回想起当年老师说过的话。

就和远星老师说的一样——

从她的背后,冒出几滴小光点。这些光点化为细流,顺着法阵的指引,轻柔地联结起门与钥匙。随着他们的靠近,门上感应出钥匙孔。里奇将钥匙放入,转了两圈。

门缓缓打开。戴因(核心成员中的一位魔法师)进入门后,很快拂去桌上的灰尘,拿起这本《维持装置简明文档》。

“……读到这里,很遗憾,这说明我们必须做出牺牲。

“首先,启动装置。装置有两个圆形按压式开关(附图),需要同时按下方可初始化装置。初始化完毕后,一切顺利,你将注意到以下变化:

“1. 房间内的显示屏被点亮。上面展示出一些信息,具体见下。

“2. 房间内部的魔法场发生稳定的变化。确认存在后,请按下这个按钮(附图)以确认功能正常。

“显示屏上的信息很多,首先看以下两个:能量储备、最大维持人数。

“能量储备除了数字以外也会有图形显示和文字提示。就是表面意思。

“最大维持人数是这个装置能够维持永久休眠的最大人数。不出意外应该和我建造的舱体数相同,但如果魔能储存特别少,那么也会少一些。

“然后是最大活跃人数。这个数字如果不是0,那么说明还有人可以清醒着活到灾变结束。

“除此以外的人不能一直活着,他们会被装置抛弃,自然死亡。至于生息繁衍,我觉得既然来到这个房间,说明资源不足以支撑我们这么做。

“除此以外的数据和字面意思一样,见后文。

“最大维持人数和舱体的标号相对应。特殊的0号舱只有我本人可以使用,且只有我使用了0号舱才可以激活其他舱体。

“那么舱体编号的意义是什么呢?没错,就是对应魔能耗尽时谁先被抛弃的顺序。数字越大,被抛弃的也就越早。

“很遗憾,事实是残酷的,我没能实现保护所有人的愿望。无论如何,这种情况就看你们了……希望不会发生一些不必要的矛盾。”

……

能量储备:中等。魔能储备:渐缺。

最大维持人数:14。最大活跃人数:0。

舱体等待开启。

“……”

核心成员们站立着。

“我们……会因为排序原因大打出手吗。”

“……”

“说实话——”“到了这个关头,又有什么用呢。”

……

“谁都怕死,”莉兹开口道,“但是我们唯一的生机,就是等待黎明。黎明之后,让最有希望的人留下,重启这个世界。”

“……但是——”“我知道你们是什么意思。但是,听我说完。”

“我们就按照加入远星大人的顺序,来排。”

“……”

“……嗯。”

“就这么定了。”

“就这么定了。”

“……但是怎么宣布这件事情。”

大家的良心当然过不去——远星自己就过不去。一起,是远星许下的诺言,现在却是这般残酷。

戴因翻动着手册,发现尾声的内容并没有在目录中提及。

“你们看这个……”

……

“不知道该怎么办吗。

“我知道会这样。

“但,没有办法。

“排序方法我相信你们能搞定——当然,按照加入我的顺序来,应该是你们能想到的最公平的方案了吧。

“至于怎么把这个信息传达给他们——呵呵,我想,很简单,但很残酷。

“给予他们虚无缥缈的希望——让他们相信希望很快就会到来。唯一的问题是,一旦真相大白,那就是暴动,混乱,和,最轻的一个,无止尽的谩骂。

“欺骗抑或是坦白……我想这是你们该自己选择的事情。但是只能放弃他们。

“至于我占据0号舱看起来毫无意义这件事情——那可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如果我还有生命体征,那就还有救,很可能只是意识和肉体被紊流暂时隔离开来了。至于何时能恢复,那我不清楚。但是我很确定,因为我推算过,终有一天会恢复的。即使这一天的到来本身就意味着毁灭。”

……

核心成员选择了坦白。

惊讶,愤怒,谩骂。然后是,接受,难过,无奈。

也许中间的故事很重要,但是写不出来。末日感的东西,我没感受过,也不便去邹什么。

最终,14位核心成员(和早已进入舱体的0号)进入了舱体,尝试度过这漫漫长夜。

……

……

……

……

……

……

……

……

你当然知道,这不会是故事的完结。

等待总是会有转机的。而事情也确实出现了转机。

魔法场的紊乱终究会平息。黑质也逐渐稳定下来。一些幸运的生命诞生在黑质较少的地区,最终逐渐演化成了我们熟知的那些生物。不同的是,有的生物适应了黑质。这也就是黑质逐渐消失的原因之一。这些生物独自掌握了黑质中的高能,一些黑质也自行分解成了环境中的高能,它们形成了与旧世界不同的场。而旧世界的魔法场自身也没有消失,最终演化为分离特化的多种能量流。

原本地脉的力量随着最低限度维持装置的使用而慢慢品质降级,趋于枯竭。它们在地位上被原魔法场分化的其中一股代表岩石的能量代替。

新的能量形式取代了旧世界的能量形式。新世界的人们传颂着远古的史诗,而没有人知道原来这个星球上曾经也发达过另一种文明——

直到,在新世界的“人类”逐步发展的过程中……

……远星得以第一个醒来。

仿佛镜头一切,自己就突然站在了7号房间一样,远星得以第一个醒来。

当然,脑子还是十分昏沉。一瞬间的几万年。

“……我这是在……”

……在哪里。

他当然还记得自己做了多少准备,视野也慢慢转到舱体上。

“……还是这样了吗。”

能量不足。

……能量不足。

「Lithosphere」——

他尝试汲取地脉的力量。当然,这也是当年他自己和利文斯通……

……

琉璃……

……

琉璃。

为什么琉璃不在核心成员里面?

因为她早就死了。

早就死了。

早就死了……

琉璃选择了魔法侧。机缘巧合,琉璃被迫与他一战。

全身包覆着坚硬金属的她,又怎么可能和一身运动装的远星相认。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远星就这样亲手杀死了琉璃。

……

但话说回来,为何地脉之力如此微弱……

不如说,空气中的魔能纯度和浓度都很低。但是他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有什么能量。

……这种能量是什么?不对,这些能量是什么?魔能的紊流到底变成了什么?黑质又如何消解?

一切的答案等待他追寻。地上可能的情况有无数种。

如何找回原来的魔能?贤者回廊是否仍然存在?

他奔向掩体的出口。厚重的大门缓缓开启。

为何只有他一人醒来?

出现在光芒当中的,是汪洋大海。

随便勘探一下,就能发现掩体已经被顶到了面朝海洋的山上。

……

当然,数万年前自己布置的那点定位……

嗯……

似乎还在生效?

虽然还在休眠状态。

看起来,他们的掩体,现在位于一个地上文明的内部。

这就好办了。至少不是无人区。

他尝试行走到城门处。

外面的空气很新鲜。很新鲜,和以前一样。地物也别无二致。

“站住。”

嗯?是谁呢。

远星装作若无其事地转向她。

“真是奇怪——是从来没见过的装束……不会是从哪个穷乡僻壤过来的……”

“喂,说谁穷乡僻壤呢。”

“啊……不不不是,只是……”

“不过正好。我迷路了,刚好想问问,这里是哪里?”

“前面是月都,露娜城,是埃斯卡迪亚的首都。”

“埃斯卡迪亚?”

“嗯。怎么了?”

“这里的埃斯卡迪亚……是我来自的埃斯卡迪亚吗。”

“你来自的埃斯卡迪亚?”

“说来话长……我只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场大战……然后我展开领域后,就意识昏迷,醒来就来到了这里。”

“唔……你还记得哪些地名?”

远星当然记得。他当然也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旺斯。”

“阿旺斯?”

“边境的那座坦派斯特山,传说中的雷暴之龙就沉睡于……”

“……似乎不太对。”

“唔?”

“阿旺斯不在边境,那座山也不在阿旺斯。有这种传说的山就是了,但是……”

“但是?”

“……也不叫坦派斯特山。”

“嗯……我还想到一个,毕奇巴勒。”

“废都毕奇巴勒?”

“废都?”

“正如字面意思,是之前王朝的都城。那里也早就不叫这个名字了。”

“……”远星有些失望。虽然他知道,本来就不可能是一个地方。

“你还记得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就是突然醒过来,在一个遗迹里面,出来看到城门,就来到这里……”

“……”

“对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眼前这位长黑色卷发的少女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没做自我介绍,“我是露娜城守卫的一员,玛莎。”

“我对这个世界十分好奇……你知道……嗯,就是,有没有这样的观点,就是在现在这个世界之前还存在过一个世界?就是文明……唔……”

“……似乎没有?”

好吧,远星只能放弃当时有其他幸存者的想法。

“倒是有过这样的神话故事……但是据说都是讹传。”

嗯……

“怎么?”

“这个世界有,魔法吗?”

“魔法?”

“就是,嗯……有能量,然后就可以做一些很厉害的事情。”

“元素力?”

“这种能量现在叫做元素力吗?”

“嗯……有很多种不同的元素,比如我就是火元素。大部分的人最多掌握一种元素,倒也没有什么高下之分……”

“倒也没有?”

“掌握光元素的人大多都来自闪光组织……他们自诩拥有‘最纯净’的元素力,但相反的影元素却从来没人反对过。”

“嗯……那么,如何才能运用呢?”

“额……就这么用啊,比如……”

她从身上的箭袋中取出一支箭,然后蓄力射了出去。蓄力的同时箭头慢慢染上了火。

远星感受着她和周围的能量变化。

“唔……像这样?”

远星尝试在面前召唤出一个火球。

“嗯……好像很不熟练的样子呢。”

只见面前是一团烟,里面偶尔蹦出几个火星。

“我叫湖远星,嗯……来自另一个埃斯卡迪亚的灯笼镇。”

“湖远星?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名字呢。”

“这就是我的名字。至少我也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别的名字了。”

“那好吧,但是你现在要去哪里呢?可疑人士没有出入的凭证的话,是不能进入城内的。”

“其实在最一开始醒来的时候,我在一个遗迹里面……怎么说呢,周围好像有好几个沉睡的人。看他们并没有醒来,我就只好先走了出来。

“只可惜我能量不够,也解不开那个机关……”

“能量不够?”

“所以我说了,我感觉现在这个世界不是我以前在的那个世界——虽然我也回不去,也不想回去,那场大战应该也毁灭了那里——当时的那个世界并没有分离的元素力,而是都是叫魔能,也不是对应的元素发出对应的效果。”

“元素的话……倒是可以转化。”

“转化?”

“比如风元素可以……嗯,‘扩散’一些元素,之类的。”

“唔……也许我可以掌握好几种元素呢。”

“就这点火星,怎么可能嘛。”

“我以前是大魔法师呢——也就是‘贤者’。虽然现在说出来你也不会信……但是转化这一点倒是提醒我了,也许我可以搜集好几种元素,然后把它们转化成原来的能量。”

“听上去有点……奇妙。”

“但是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呢……我确实没有什么合法身份,但是我得尽快行动起来了。”

这种人到底可不可信呢……玛莎想。

if-end:重启

在掩体的顶部,远星站立着。手里是最新的那一份法阵的草稿。

控制气息……调动能量……汇聚凝集……释放——

未名残章/42未名残章/43 | 未名残章/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