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未名残章/48"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Line 374: Line 374:
 “真是的,都说是新人了——”接待人员伊万杰林(Evangeline)有些不满。
 “真是的,都说是新人了——”接待人员伊万杰林(Evangeline)有些不满。


 “咳咳。欢迎您来到冒险家协会。请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到您?”
 “咳咳 。罗盘所指,心之所向 。欢迎您来到冒险家协会。请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到您?”


 “嗯……我想来办理一下冒险证。”
 “嗯……我想来办理一下冒险证。”


 “新人冒险家注册对吧。”
 “新人冒险家注册对吧。”
“嗯。没错。”远星确认道。
“那么,”伊万杰林找出一份表单,“首先需要提供身份证明。”
远星转头望向简和玛莎。
“没有那么快批下来的。小伊(Eve),我用个人身份担保,接下来的身份信息真实有效。”
伊万杰林看着简坚定的眼神,也就稍放下心来,“那表单给你们填?”
远星接过表单。
第一印象就是,“这是什么字”。
怎么说呢,这种文字他不很熟悉。不像字母文字,但是又不完全不是字母文字。
“这么说来,文字不通言语却相通,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欸?哦,这位不识字吗?”小伊看这情况这么说道。
“不能这么说……不认识这种字罢了,更不会读写。”
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根本不会写字,他想。
“要不我读一下吧,也许读一下你就懂了。”简走上前。
“嗯……{{ruby|{{Tengwar|}}|姓名}}。”
“姓名。”
唔……这是什么构造。
“{{ruby|{{Tengwar|}}|性别}}、{{ruby|{{Tengwar| }}|籍贯}}、{{ruby|{{Tengwar|}}|生日}}、{{ruby|{{Tengwar| }}|注册地}}。”
好像出现了相同的部分,但是……
“‘名声’和‘家庭’怎么写?”他接过小伊递来的白纸。
“唔……这样写的。”
{{ruby|{{Tengwar|}}|名声}}、{{ruby|{{Tengwar|}}|家庭}}。
嗯……
是这么构造的吗?好像和伊斯坎布古迹出土的一些文字一样,用符号表示元音……?
“嗯……算了,还是你们来写吧?我写字本来也丑,这么做我好像也没太搞懂是怎么运作的。”
小伊的脸上有些疑惑,但又不方便用言语表述。
“好吧好吧……姓名是,湖远星。”简接过表单,“湖远星……怎么写呢?原来的文字是怎么拼的?”
“{{Tengwar|Lake}}的湖,然后接{{Tengwar|Sirius}}的{{Tengwar|-us}}。”
“……缺姓氏吧这样写。”
“哦。嗯……那,原生家庭的是{{Tengwar|Dimmingtwinkle}}。”


{{UFNav|type=foot}}
{{UFNav|type=foot}}

Revision as of 18:35, 18 January 2022

未名残章/47未名残章/48 | 未名残章/49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47、下一篇:未名残章/?

该页面尚未完成。

你可以帮助我们扩充关于该主题的更多信息。
原因:纸质版未完成

办公室。

“哦呀,是新成员?”

“身为大图书馆的管理员,也许应该已经知道刚刚城外发生的一点小事了。”简队长说。

“所以?从新出现的遗迹中就出来了这么个小可爱吗?”

额,“小”可爱,他想。

“准确来说……”

“遗迹内还有几位古人,对吧?”

“嗯,如你所言。”

“请问……嗯,女士,”远星打断,“该如何称呼?”

“小家伙还挺外向。叫我阿加莎就好。”

“嗯,阿加莎小姐……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相似点吗。”

她的表情从一脸微笑,突然有些严肃了起来。

“什……什么情况……”玛莎没见到过她的这种脸色。

“……有两把刷子。自己说吧,哪个方面?”

“与外貌不相符的,心智?思维?这种感觉。”

“嗯?”她疑惑了一下,“……你没把沉睡的时间算上?也就是说……

“不过,事先声明一点,”她有些不舒服,换了个姿势,“我可不像某些人一样觊觎时间的力量。”

“不过半百,却能摆平内心的渴求……真是不像某些百岁老人,恬不知耻地在这里装傻充愣呢。”

“欸、欸——”玛莎一时间不知道在说谁。

“……居然还有夸我的心思。”她实在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对话,但是她看得出来……

“咳咳,”简示意打断,“说回正题吧,赶快把就职流程做完再说别的。”

“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不过也是,说起来是有这么回事来着呢,嗯——”

她从手边的书架上拿出一本骑士团手册。

“讨人厌的小家伙……拿好这份埃斯卡迪亚骑士团的手册,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月城守卫的‘加把劲’骑士了,呵呵……”

噗,“加把劲骑士”,噗……

“哎呀笑什么呀,”她强忍住自己的嘴角,“这可是很正式的,呵呵,噗……”

“真是的,别开玩笑了,”简有点无奈,“那么远星,今天开始,你就要开始作为月城守卫,学习各项职责,守卫月城的安全了。暂定……就城外巡逻骑士吧。”

“哦。”

“……给点反应好吗。”简有点搞不清楚两人的电波。

“啊,嗯……我宣、宣誓——”他慌忙翻开手册。

……

“哈……”他念完了。

玛莎在一旁已经呆若木鸡了。

“不开玩笑了,”远星说,“住宿在哪里……”

“住宿?”

“啊……”

失算了,不会……

“就和你想的一样哦。”阿加莎点破道。

“……还真的睡在遗迹里面啊。”

“要值班的话你就在值班的位置就是?”

“哦。”

“那么接下来,”玛莎突然反应过来一切已经结束了,便握住远星的手,“就由我来介绍一下月城吧!”

“嗯。”简表示同意。

……

“这里就是骑士团本部。”

“唔……原来是直接把我带来本部了吗。”远星一行人刚从正门出来。

“嗯,是这么回事。不过你是从旁门进来的。”

“方位……方位……”

远星停下来沉思。

“啊,”玛莎转念一想,说,“你不会是……路痴?”

“没、没有啦……”他辩解道,“原路返回什么的还可以,不过……”

“不过?”简示意他继续。

“嗯……我举个实验的例子好了。一个柜子,有很多格子,每个格子内部都有一篇不同的十四行诗。当被问到其中一首的时候,受试者便在柜子里找。重复多次。后来,他们都能记住十四行诗的大略,但是他们更能记住的,是写有诗的纸到底在哪个格子里。”

“唔……是在说用得越多就越记得住?”玛莎又被绕糊涂了。

“只是一方面吧。”远星对玛莎的反应感到有些奇怪。

“……也就是说,你之前说的,‘记忆需要解冻’,也和这种比喻有关?”简队长提出之前远星说过的一句话。

“啊,确实之前说过。”玛莎也回忆起来。

“是的。而目前为止,我的记忆方式都是把实际的内容存在‘柜子’当中,自己则只负责记住‘格子’。但能量储备不够,也就不能很好地……”

咕……

“哎呀,看来到午饭的时间了。”玛莎听到远星的饥肠辘辘,打趣道。

“……唔,真是麻烦,没想到有一天要好好吃饭……”

“那决定了!我们先去‘木屋先生’那里吃顿午饭吧。”

大家也就接受了玛莎的提议。

……

“南、东、东、东,唔……距离……”

“锵!这里就是‘木屋先生’。”

“欸——是小餐馆啊。”远星有些意外。

“莫非……”玛莎脸上突然有些“不安”,脸上透出一股看大户人家的……

“停……不是这样,”远星看着玛莎想象过头的样子无奈摇了摇头,“一般就……家里随便烧点解决,要是遇到很棘手很需要时间的工作的话,就干脆把魔能当作食物,这种感觉。不是说大魔法师就一定有什么很大规格的礼仪,每天都要穿什么奇奇怪怪的贵族衣服什么的。”

好吧,虽然那种衣服是不少。他想。

“‘木屋先生’最拿手的就是家常菜啦……”说着说着,他们走进了店门。

餐馆的门口有店主打理的很多植物,以及一块写着“今日套餐”的小黑板,字迹有一种艺术感,即使是随便路过的人也忍不住会看一眼。餐馆外也有一些带有大伞的餐椅,很朴素的木椅木桌,绿白相间的帆布。精致的木门上方是一块有年代感的牌匾,上书“木屋先生”四个大字。虽然是坐落在街区内,和其他店面共享一栋建筑,但是室内室外的装饰,外墙的砖,里面的木地板,有些年代感的墙纸,很有那种小木屋一般的温馨。

“客人几位?”

“三位。”他们跟随服务员就座。

“呦,这不是玛莎吗——还有简队长!”后厨走来一位壮实的男子。

“啊,威尔先生,今天有什么推荐的吗?”

“这个嘛,今日套餐当然是炸肉排盖饭……不过,我有新菜品想请你尝尝呢。”

“可以吗?难道是月城夏日节的……”

“哈哈,这就暂且保密啦。这一道菜我请,还有别的要点吗?”

“嗯,那,炸肉排盖饭和新菜品……简队长呢?”

“欸,问我吗?”简队长有些吃惊。

点什么好呢……每一次到这里来都不知道该选什么。光是翻翻菜单,就感觉饮食的计划——唔——

“那个……”

“欸?”

一旁被冷落的远星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啊,对哦……远星想吃什么呢?”

“唔……没有特别想……”

说是这么说……奶奶的……

……奶奶。

哎。也许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这么做了。

“红烧肉……瘦肉多一点,做成类似牛肉的感觉。再来点素菜吧,有什么呢……”

“对,素菜,”简的思绪被远星的偶然一提打通了,“就来点沙拉好了。”

“队长,”玛莎有点失望,“我们可是一起出来吃饭的,今天不吃点好的怎么行!”

“但,但是,饮食的控制……”

“好,好,”威尔先生看得出来她的需求,“我做点用鸡胸肉也很好吃的料理就是了。”

“那就好。”简松了口气。

“再炒点上海青吧,来碗饭。”

“好嘞。”

威尔先生快步回到后厨。

“说回先前的话题吧,”远星继续解释,“谈到了能量储备的问题。”

“唔,燃烧和风……但是,好像说这些都不太行来着?”玛莎模糊的记忆中还存着这些词。

“就是这样。为了复活古人,需要比现在更多的优质能量,最好和原来的世界一样。”

“原来的世界是?”

“唔……嘛,就是,和元素力的感觉差不多?某种意义上就是靠感受,就能操控的能量,只不过没有这么多分类。”

“也就是说,”简思考了一下,“如果你能掌握某种元素力,事情就会简单很多。”

“某种恐怕不行……根据我的观测,单种元素力的能量密度还是不太够,再来几种的话……”

“话是这么说,大部分人都只能掌握一种呢。”

“掌握很多种的人呢?”

“据史料的话,”简队长简单思考了一下,“一般来说都不是什么简单的家底……又是什么几辈子传下来的血统啊,又是什么月圆之夜受到加护啊,什么的。我个人是没见到过,不过就算是现在也是确实有的。”

“既然这样的话,得抓紧时间训练怎么使用元素力了。”

“明明只能蹦出一点小火星?”玛莎又想起来那个场面。

“能蹦小火星就能燃起燎原之火。只要能感知到这种能量,就不是大问题。话说回来,阿加莎是?”

“阿加莎是国立大图书馆的管理员之一,背景倒是也很隆重就是了……不方便说,在这里。”

“还行。是大人物呢。”

“不过,她对你好像……?”玛莎还是很奇怪阿加莎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脸色。

“嘛,解释一下好了。

“刚才我说‘相似点’,实际上是在引她放出一些法术。当然,对于她来说的话,应该只是习以为常的一点小手段。刚刚说了,‘能蹦小火星就能燃起燎原之火’。只要我能感知到她用的是什么,我就大概能复现出来。

“和我想的一样,是读心。读心术这种事情,在我当时那个时候已经算是玩烂了,所以不费力气也可以用微薄的元素力起到心理屏障的作用。”

“是这样吗。”

能与魔女会的人抗衡……吗。

“久等啦——”

方才点的菜品一道一道上来。

“新菜品就是这个啦。”

唔……这是,感觉有点泛着绿呢。

“……”远星的眉头稍微动了一下。

“好香啊……是特别的香辛料。”

“远星之前吃过吗?”

“唔……没有。不过,”远星补充道,“之前完全没什么钱的时候,会煮咖喱就白饭直接吃呢。”

“咖喱……这个是咖喱?明明是这样的颜色……”

“红色的干辣椒换成新鲜的青辣椒,这个就是青咖喱。”

“唔……好像点的不算很搭配就是了……欸嘿~”玛莎无奈笑了笑。

“怎么样?简队长试一试?”

“啊,那就……”

简先来一勺,尝了一口。

唔……是一种很清新,很清爽的香味和辣味,又有一点椰奶的甜。真是独特的香味呢。

米饭很自然地来到咖喱当中,原本些许突出的气味与米饭相中和,产生了更加复杂的口感。

“那,炸肉排盖饭……我来啦!”

果然还得是炸肉排……脂肪和油炸的香味真的欲罢不能……

远星看着自己点的菜。

“真是的,就喜欢吃这几个菜……”

小时候的他和饭桌似乎稍有矛盾,总是胃口不香的样子。

“只喜欢吃红烧肉,炒白菜,鸡蛋羹和各种蛋花汤呢。”

……

一切都和想象中不太一样。

当然,红烧肉肯定是肥的部分多,到哪里都一样的。唯独,到了远星这里,只喜欢吃瘦肉。

小时候每天都吃这个,完全吃不腻。

就是这种酱油和肉的香味……每一次奶奶都会拿盆中满含油脂的酱油拌饭,只有这样小时候的远星才愿意下嘴。

小时候……

爽脆的白菜,稍稍过咸的味道。

小时候。

在这家店里,虽然已经再也品味不到一模一样的味道了,但是心底的思念之情依然……

“简队长,上次的事情怎么样了?”

“城外的雷龙仍然没有停歇,”简停下来说,“骑士团也没那么多力气去讨伐……冒险家协会也都是尽量避开。”

“说到冒险家协会,”远星一直很感兴趣这种组织,“到底是怎么样的机制呢。”

“无非是,注册,获取冒险证,然后接委托,也是各种消息和交易的场所的感觉。”

“玛莎,接下来还有哪些地点?”

“很多呢,铁匠铺、商店街、教堂什么的。”

“先带我去冒险家协会吧。”

“唔,也好。”

……

付过钱,再次踏上旅途。

“真是好吃……要是有钱的话,自己做也不是不行……”远星思忖道。

这里的建筑看起来都很用心……虽然都是很早很早的式样,相对于远星所处的时代来说。

“冒险家协会原本是民间自发的公会组织,”玛莎开始介绍,“第一代公会长正是月城第一代领导团队的一员,弗莱德里克·阿克曼·贝尔(Frederick Akkerman Bell)。”

“后来,冒险家协会开展到各地,也与各处的官方展开合作,成了冒险者路途上的帮手、机遇和庇护。在各种事件发生的时候,冒险家协会的会员也会挺身而出。”

“挺老套的,感觉。”

“远星当时的世界也有这种组织吗?”

“没有……就算是有,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同盟类组织。当时的年代,各处也都快开发完毕,城市之间相互快速通行,缺的不是人力而是智力。升学、考职称而提升社会阶层的方式更为普遍。不过,倒是有委托的机构就是了。”

“是这样吗。”

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不过似乎看到远星都暂留了一下眼神。

“……怎么感觉总是被人盯着。”

“话说回来,”简想到,“骑士团的制服还没发。”

“是啊,穿这种衣服上街,也难免吧。”

“考虑到年代的话,好像也确实。不过我可没更好的衣服了。这还是件法袍呢。”

“难道你们的法袍都长这种样子吗?”

“啊,也不是……好吧,好像就我一个。”

“就说嘛,”玛莎松了口气,“看来确实不是我没有常识,感觉一个上午下来成了笨蛋一样……”

冒险家协会(月城分会)在城中,占一个独栋。罗盘状的标识穿梭在建筑的设计里。

“欢迎您……”

“你好,我们是来给新人办理冒险证的。”

“……至少听人把话说完……”

“啊,抱歉抱歉……”

“真是的,都说是新人了——”接待人员伊万杰林(Evangeline)有些不满。

“咳咳。罗盘所指,心之所向。欢迎您来到冒险家协会。请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到您?”

“嗯……我想来办理一下冒险证。”

“新人冒险家注册对吧。”

“嗯。没错。”远星确认道。

“那么,”伊万杰林找出一份表单,“首先需要提供身份证明。”

远星转头望向简和玛莎。

“没有那么快批下来的。小伊(Eve),我用个人身份担保,接下来的身份信息真实有效。”

伊万杰林看着简坚定的眼神,也就稍放下心来,“那表单给你们填?”

远星接过表单。

第一印象就是,“这是什么字”。

怎么说呢,这种文字他不很熟悉。不像字母文字,但是又不完全不是字母文字。

“这么说来,文字不通言语却相通,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欸?哦,这位不识字吗?”小伊看这情况这么说道。

“不能这么说……不认识这种字罢了,更不会读写。”

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根本不会写字,他想。

“要不我读一下吧,也许读一下你就懂了。”简走上前。

“嗯……姓名。”

“姓名。”

唔……这是什么构造。

性别 籍贯生日 注册地。”

好像出现了相同的部分,但是……

“‘名声’和‘家庭’怎么写?”他接过小伊递来的白纸。

“唔……这样写的。”

名声家庭

嗯……

是这么构造的吗?好像和伊斯坎布古迹出土的一些文字一样,用符号表示元音……?

“嗯……算了,还是你们来写吧?我写字本来也丑,这么做我好像也没太搞懂是怎么运作的。”

小伊的脸上有些疑惑,但又不方便用言语表述。

“好吧好吧……姓名是,湖远星。”简接过表单,“湖远星……怎么写呢?原来的文字是怎么拼的?”

Lake的湖,然后接Sirius-us。”

“……缺姓氏吧这样写。”

“哦。嗯……那,原生家庭的是Dimmingtwinkle。”

未名残章/47未名残章/48 | 未名残章/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