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sky~30: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m
Lakejason0
Lakejason0 (talk | contribs) (// Edit via Wikiplus)
 
Line 31: Line 31:
 “你是怎么知道那里有祭坛的?”我问到。
 “你是怎么知道那里有祭坛的?”我问到。


 “你先走,我们边走边说……”{{UFNav|series=sky}}
 “你先走,我们边走边说……”
 
{{UFNav|series=sky|type=foot}}

Latest revision as of 17:28, 16 January 2022

未名殘章/sky~29未名殘章/sky~30 | 未名殘章/sky~31

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這一切。它是怪物?還是外星人?

這個人的狀況極其慘烈,它穿著紫色的盔甲,身體腰部以下全部都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半個瘦小的身軀裝在半個外殼裡。那被搗的稀爛的下身處,還有一些白色的須狀物伸出來,令我感到有一絲驚訝的是,那奇特的芳香,就似乎是從它身體上散發出來的。那兩條細線般的黑縫,也許是他的眼睛。他的頭部像是一顆有著許多微小凸起的植物塊莖,而面部和馬鈴薯皮一樣具有油性,和一些點狀的黑塊。只是它並沒有新鮮的馬鈴薯的那種生機,他的外觀已經略微呈現一種不健康的深褐色和缺少水分的乾癟。

在它的頭部還生長著一對角,只是其中的一隻已經被折斷了,並且已經開始乾癟泛黃,被破壞的根部上有許多的小孔,它們形成的穩定結構將整根角給支撐了起來。而另一隻角,卻呈現出一種完全不同的狀態,它依舊嫩綠,像是新鮮的芹菜一樣充滿水分,看起來似乎還有幾分可口。只是聯想到它下面的這個人的慘狀,我完全提不起胃口。

「還活著嗎……」我嘀咕著。我輕輕拍了拍它的面頰,試圖把它叫起來。

只見他緩緩的睜開雙眼,漆黑的眼眸中殘存著一絲光線。

「你還活著!」我驚喜的說道。

「我現在這個樣子,和死了其實也沒什麼區別……」它用一種厚重的口音回答道,顯得有幾分沉重,「你快走,要是被那傢伙追上,你就會像我一樣的下場。」

它的身體並沒有動過,但我聽見了它的聲音。

「不不……讓我帶你走吧,等出去以後,一定有辦法治好你。」

我試著把它背起來,但它的盔甲過於沉重,對於我徒步行動確實不太方便。於是我小心翼翼的將那紫色的盔甲脫下。

「忍一下,馬上就好了……」

而它只是靜靜的等待著,沒有說話。

我儘量小心的,不接觸到它的傷口,將盔甲取下。好一會後,我才把那一塊破爛的鐵皮從它身上拔下來。那盔甲下的外觀,布滿了被鞭打後的傷痕。

「那我來背你。」我把手伸向它身體完好的部分,把它背了起來。它身體的重量真的讓我感覺是扛了一袋滿滿的馬鈴薯。

「謝謝你,旅行者。但你必須快點了,我能感覺到,有個怪物已經從後方過來了。」他的聲音有些顫抖,「朝右邊走,遠處有個祭壇,那是唯一一個安全的地方。你也許得去那裡看看,說不定從那就可以回去。」

「你是怎麼知道那裡有祭壇的?」我問到。

「你先走,我們邊走邊說……」

未名殘章/sky~29未名殘章/sky~30 | 未名殘章/sky~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