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sky~31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 未名残章
Revision as of 17:28, 16 January 2022 by Lakejason0 (talk | contribs) (// Edit via Wikiplus)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未名残章/sky~30未名残章/sky~31 | 未名残章/sky~32

……

我们行进在漆黑的道路上,使用着一种超越语言的方式进行对话。

路途中多了一个人,使我稍微感受到了一丝安慰。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阿洛。”他答道,声音偏向于中性。

“你是‘植被人’?”

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这三个字,没有原因,没有预谋,只是单纯的出于一个古怪的念头,我提出了这个自己都不太能理解的莫名其妙的问题。

“不是。”虚弱的马铃薯人摇了摇头。“我是地勇族人,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植被人’。”

“地勇族?”

“是的,你角上的那个环,就是我们部族的饰品。”

“啊……抱歉,我不知道这是你的。”

我刚要取下还回去,阿洛却笑了笑。

“不用了,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也不介意你把我另一只角上的也拿去,——或者是我的角,你可以用它来做武器。”

一时间,我感到我的脸变得发烫。

“你不用感到任何羞愧”,他看出了我的想法,“你可以拿走我的一切——为了生存,还有你的善意。因为我有预感,我将无法离开这。”

我感到有些错愕,问到“为什么?”

“只是单纯的‘预感’。”,他说道,“但我们族的预感一向很准确,如果谁预感他当天死去,那一定不会拖到第二天。”

“听起来很玄乎……”,这句话我并没有说出去。

“可是我不希望你死……我们一起走出去,到那个什么祭坛那去,好吗?”

“旅行者,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听好了,旅行者。沼泽、泥炭地之神只会庇佑那些勇敢的战士,而不是像我这种将死之人。”

“但是……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对付那只怪物。”

“我猜测你还没有与那只怪物正面交锋过,不然你绝对不可能这样说。”

“难道我是自己伤成这样的?”他反问到。

我一时无言以对。

“还有,你的用词不准确,这可能会误导你的判断,然后害死你自己。不只一只——”

“将我关到那堵巨壁上的,就起码有三只。”

“我来这已经有三天了,一路上我见到了许多像我们这样的闯入者,不过他们都已经死了,没有一个,哪怕只有一个人能活过那个怪物的袭击,我只不过是运气好一点,和那些腐臭了许久的尸体比起来,我比好储藏,结果成了他们的后备粮,而我最终也会像他们一样。”

未名残章/sky~30未名残章/sky~31 | 未名残章/sky~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