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残章/sky~32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 未名残章
Revision as of 12:47, 7 January 2022 by ChargeTraveler (talk | contribs) (创建页面,内容为“{{UFNav|series=sky}}“等等,你刚刚提到‘其他的闯入者’?” “你不知道?”阿洛惊讶的说道“你没看到那堵巨壁?还有那几十具尸体……” “没有。我走了很久才到了这。那时候就已经天黑了,而我什么都没看见。” “不,我的意思是……”阿洛话未出口,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没有去地脉感知?” 地脉感知? 这听上去像是一种只会出现在虚拟…”)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未名残章/sky~31未名残章/sky~32 | 未名残章/sky~33

“等等,你刚刚提到‘其他的闯入者’?”

“你不知道?”阿洛惊讶的说道“你没看到那堵巨壁?还有那几十具尸体……”

“没有。我走了很久才到了这。那时候就已经天黑了,而我什么都没看见。”

“不,我的意思是……”阿洛话未出口,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没有去地脉感知?”

地脉感知?

这听上去像是一种只会出现在虚拟艺术中的特异功能。

当然,我不会有这样的能力,我甚至没有任何特异功能。

我尴尬一笑“地脉感知,那也许是你们这些草本生的特长吧。”

“第一次见到不能地脉感知的异族。可是这也太奇怪了。”阿洛显得十分的激动和诧异,声音更加颤抖起来“即便是异族,也应该能够感知到地脉的变化啊!”

“我不太明白”

“好,好,那让我来和你说明白。”他试图尽量不让声音颤抖“地脉感知就是让根扎进土壤,这样你就能够得知周围事物的存在。不用通过眼睛,就能感知到数千米范围内的地形地貌,像是山脉,河流,或是森林,我们也可以通过感知获取到像是山脉这样庞大的障碍物背后的情况,就如逃走的猎物的行踪。这对我们狩猎来说十分有用。”

“nb!”我惊叹到。

“也许你有这种能力,只是你自己不知道。就像我们族里的一些小孩,他们也是很晚才掌握这种能力。”

“方法已经告诉你了,等你逃出去之后,可以用你那奇怪的根部试一试。”

我想,他指的大概是我的腿。

“谢谢。”

“这没什么。即便是异族,我认为他们也应该掌握这项重要的能力。除了和异族人聊天之外的能力,你居然什么都不会。你的族人完全没有去教你任何狩猎有关的东西……你要想生存下来有多么困难啊。”阿洛有几分同情的说道。

他的观念总是围绕着部落或是狩猎,我可以断定,我们来自于不同的世界。捕猎、部族,这些并不像是我印象中发达世界的‘钢铁森林’的风格。基于这点可以推测,他所在的文明水平也许并不是很高,我应该尽量避免去解释什么星球或是宇宙中还存在其他世界之类的高深莫测的、亵渎神明的概念,以免触犯到它的信仰。

不过……

“谢谢你的关心,阿洛,不过我想问你一件事。”

“你说吧。”

“所谓的‘和异族交流的能力,其实并不是我的族人教我的。并且……我还以为这是你的能力。’”

话音刚落,我感到阿洛的身体向后撤了几分。

“怎么了?”

“我怀疑我们会不会是被‘木天人’跟踪了?”

“哈?”

“木天人,那是我们传说中受到过神明的眷顾的种族。他们住在世界的另一侧,天生就拥有某种精神上的力量,可以随意操控任何人的心智……既然你我都不是木天人,受到这样的影响我们很有可能是被他们盯上了,那恐怕会是九死一生。”

“你快走,我来拖住他们……”说完阿洛就挣扎着要从我的身上下来。

“阿洛,听我说,你受了伤先别乱动。”我制止到“我不觉得这是什么‘木天人’的能力。”

“可是只有他们能像这样传话。”

“阿洛,你先听我说。我认为并没有什么人或是(莫名其妙的)木天人跟踪我们,他们也没什么必要去伤害两个素不相识的人。”

“有一条狩猎时的训诫……”

“事实上,我们应该把更多精力放在我们即将遇到的怪物身上”我打断道,又解释道“那才是我们实际上要面对的。”

我:“如果那些木天人是受到了神明眷顾的种族,那他们到这样令人作呕的地方来也未必太放不下面子了,只有富丽堂皇的农业宫殿以及金樽里盛满的培养液才能配得上他们的身份。若是他们在这,我猜他们受的也是衰神的眷顾。”

我:“然而我有个想法:某位掌握世间规则的神明操纵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这力量推动着所有‘受眷者’的命运,使它们走上了同一条轨道,而这就促成了我们的相遇,而我实际上更确信——我们俩就是那所谓的‘木天人’。”

未名残章/sky~31未名残章/sky~32 | 未名残章/sky~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