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份才華,可不能被埋沒啊。

——匿名

(自我介紹被移除,原因為:沒必要)

說過的話Edit

一年一年又一年,跌跌撞撞又三年。

——斯烏於2016年底評論於到來的高中生涯

即使疲憊不堪也要保持微笑。

——斯烏於2017年春

您的名字無人知曉,您的功勳永垂不朽。

——斯烏於2017年秋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斯烏於2017年冬

怎麼回事!我居然在逃避現實。我一定是瘋了。

——斯烏於2018年初

驀然回首,已無退路,漸行漸遠,無所適從。

——斯烏於2018年秋

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斯烏於2019年初

我們總是在抱怨得到的太少……

——斯烏於2019年春

我非常懷念高中的生活。只有在那個時候,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學習中。

——斯烏於2019年底與楊亦凱的一次對話

時間可以治癒一切。

——斯烏於2020年初

能幫上我的忙,能和我分享事情的,願意聽我說話的,只有這樣才算是朋友,不然只能叫「認識的」。我不願意把朋友細分。

——斯烏於2020年底與王梓行的一次對話

雞湯我就不想多說了。有時候我很想念小時候那份純真,那才是自由自在的感覺。

——斯烏於2019年底與Lakejason0的一次對話

現在的我比一年前的我自信和樂觀多了。
心軟只會導致我意氣用事,我是一個顧全大局的人,沒人會喜歡懦弱的我。

——斯烏於2021年初

譯名群開起來真沒意思,要不要解散得了(托腮)
真要一起討論的話我們加上論壇幾個版主就夠了。

——斯烏於2021年初與楊亦凱的一次對話

我們趕上了最好(更多元化的選擇)的時代,也是最壞(更加激烈的競爭)的時代。

——斯烏於2021年春與同學的對話

我們人類能創造出小到只有幾納米的晶體管,也可以創造出大到上百米的航天飛機……

——斯烏於2021年春的感嘆

夢境Edit

醫生?Edit

我無了Edit

取自我的記憶片段

我又來摸魚了,我寫了一大堆東西在我的使用者頁面裡,以至於把RC刷了屏。葉月見此狀,給我的使用者討論頁發了個警告。我心想:我是管理員,我又不用被巡查,我當然可以隨心所欲地在使用者頁面裡寫東西啊!於是我無視了這個警告。葉月見此狀,於是把我的編輯都回退了一遍,我心裡非常不服氣,所以我又反回退了,打了一場編輯戰。後來,馬頭人路過此處,見到我把RC刷了一次屏,於是把我的管理員取消了,原因是「Abusing in RC, temp action to calm down the edit war」。醒了。

尋找金塊Edit

取自我和王梓行的對話

學校(又是這所學校)組織了一次活動,在一處偏遠的山村遊玩的同時去尋找丟失的金塊,尋得者帶着金塊返回起點即可獲得該金塊(金塊尺寸大致為15cm*8cm*3cm,圓角,24K金),金塊可以搶奪,只要有人帶回到起點就算勝利。聽說有金塊可以白嫖,幾乎整個年級的人都來參與了尋金行動。非常碰巧,那座山村是我外婆居住的地方,所以我打算在尋金的同時順便拜訪一下我的外婆。那是一處既偏遠又擁有美好田園風光的村子,有現代氣息的東西也許就只有屋子裡的電視機和路邊的電線杆了。雖然是尋金活動,到處逛逛來觀賞一下田園風光還是非常愜意的,因此我基本上沒有想要尋金的念頭了。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在我拜訪完外婆,準備走的時候,外婆突然塞給我一個金塊,說這是我學校要求保管的,等有人來了的時候在給他,但是學校不知道這是我的外婆(因為我的外婆住在村裡幾乎最深處,路也不好走,基本上沒人來這裡,所以學校決定交由我外婆保管)。於是我金塊塞進背包裡,準備回去。在我準備出門的時候,某個同學看見了我和外婆,於是他準備過來搶我的金塊,但是被我的外婆用拐杖戳中了眼睛,我趁此機會溜走了,但是這個時候廣播突然響了,告訴所有人金塊已經被找到。我非常害怕金塊被偷走,所以我回去起點的路上都儘量避開人群(因為我比較熟悉這裡),像老鼠般悄悄地往起點移動。我途中看到有不少人開始相互不信任了,開始互相翻查背包,甚至有人因為不信任而打起來了。接近起點的時候,我的行蹤被暴露了,同學要求翻查我的書包,我二話不說立刻往起點奔去。還好我跑得快,那些人基本上追不到我,當我到達起點的時候,我向後看了看,發現追捕我的人如同泥石流一般涌過來!由於我已經回到了起點,學校判定金塊歸我所有了。我高高舉起那塊金塊,金塊在夕陽的映照下,發出了刺眼的光芒。甚至還有部分同學下意識地趴倒在地,就好像乞丐那樣用渴望的眼神望着那閃爍的金塊。

不速之客Edit

關於天梯圖的備忘錄Edit

關於天梯圖的備忘事項以及不足之處在下方列出。

通用
  • 重申未經許可嚴禁二改/二轉,因為不想看見有人噴「抄襲、不準確」。
  • 受眾程度未知,仍不知道茶館裡多少人願意接收天梯圖的(頻繁)更新。條件已經滿足。
  • 所有型號的數據都是來自其在未超頻情況下發揮的最佳性能。無視眾多軟件或驅動的負優化等不良影響,以及無視例如DLSS的獨有加成。
  • 可能需要重新編寫參考來源。
CPU天梯圖
  • 即將發布的型號(2021下半年):基於「Zen 3」架構的Threadripper系列處理器、基於10nm新架構的12代酷睿桌面系列處理器。
  • 新發布的11代酷睿H45系列處理器迫切需要實測數據。
    • H35系列i7 11370H和i7 11375H分別是i7 1165G7和i7 1185G7的標壓版本(基準頻率似乎是相同的)。已有實測數據。
  • i5 11300H性能存疑。已有實測數據。
  • 新發布的銳龍5000移動處理器迫切需要實測數據。
    • R7 5700U、R5 5500U仍然採用了「Zen 2」架構(代號「Lucienne」),分別是上一代產品R7 4800U和R5 4600U的更名版本。將其性能等同於上一代產品處理。
    • R3 5300U仍然採用了「Zen 2」架構,疑似R3 4300U的多線程版本。
  • R3 4300U性能存疑。
  • R5 2600H和R7 2800H沒有找到實測數據,僅透過規格進行推測。
  • 部分奔騰G6000「Comet Lake」沒有找到實測數據。
  • i3 7360X是否存在仍未知,因其存在過於獨特而被保留。讓你見識下什麼叫究極弟弟王
  • Apple M1處理器是標壓處理器還是低壓?最高功率只有13.8W,因此是低壓。
  • 作為占位符的E5 2697v2和W 3175X是否有展示的必要,即使已經是確切數據?保留,因為性能居於同一列的最高處。
  • 銳龍4000GE桌面低功耗系列迫切需要實測數據。在獲得更多數據前不再進行微調。
  • i7 9800X性能存疑,儘管已經多次微調。數據已足夠,不再進行微調。
  • 尚未區分常規系列和Pro系列(因為排版和一致性)。不再收錄沒有零售版的Pro系列。
顯示卡天梯圖
  • 即將發布的型號(2021下半年):RTX 3050/3070Ti/3080Ti、RX 6500XT/6600XT/6600M/6700/6700M/6800M。
  • 使用二分法來重新編排,內容大致上沒有變化,主要是為了減少「疊疊樂」現象出現。
    • 但為什麼遠古型號的排序仍然是「疊疊樂」現象?正常現象。
  • 若有重新發布的型號,一律以最新版本為準。
  • 新發布的RTX 3000移動端迫切需要實測數據(包括其不同功耗下對性能的影響)。已經獲得初步數據。
  • 即將或計劃發布的RTX 3080Ti、RTX 3050Ti和RTX 3050迫切需要實測數據。已經獲得初步數據。
  • 即將或計劃發布的RX 6700和RX 6500XT迫切需要實測數據。
  • RX 570和RX 580 (2048sp)實際上是同一款產品,但是考慮排版而將其緊挨在一起。
    • 其他遠古型號也存在類似的馬甲卡現象,但是無法並排展示。
  • RX 5300迫切需要實測數據。已經獲得初步數據。
  • M1 GPU因平台特殊而性能存疑。不再進行微調。
  • GT 1010性能存疑(網傳其性能是GT 1030的70%)。
  • HD 7970X2是不同於官方發布的HD 7990的雙核心HD 7970非公版卡,是否有展示的必要?不展示,沒有證據表明其存在公版卡。
  • 從未發布的R9 Fury X2是否有展示的必要?不展示,沒有證據表明其存在工程卡。
  • Radeon Graphics(代號Renoir,320~512sp)的實測數據不足。數據已足夠,不再進行微調。
  • Vega APU沒有分清楚是何年和什麼代號的版本。已經在最新版本中加以區分。
  • R3/5/7 Graphics是高度集中的APU型號,實際性能受CPU影響極大,且實測數據不足。不再區分,因為變種太多且受CPU具體型號影響。
  • Intel系列核顯實際性能受CPU影響極大。取其加速頻率的平均值作為數據。
  • RX 5500和RX 5500XT性能存疑(前者為OEM卡,疑似後者的降頻版或者單純馬甲卡)。已經獲得初步數據。
  • RX 6000系列移動端迫切需要實測數據。
  • Xe G4核顯性能存疑。不再進行微調,因為集顯頻率受CPU具體型號影響。
  • Radeon VII性能存疑(PPT上聲稱是RTX 2080的競爭對手,實際上似乎RTX 2070Super都無法打贏)。數據已足夠,不再進行微調。

Intel的Lake家族處理器Edit

這個表是用來迫害湖人的(確信)

名稱 發布年份 製程 主打類型 代表型號
Ironlake 2010 32nm 桌面標壓 i5 655K
Skylake 2015 14nm 桌面標壓 i7 6700K
Apollo Lake 2016 14nm 移動低壓 Pentium J4205
Kaby Lake 2017 14nm 桌面標壓 i7 7700K
Coffee Lake 2017 14nm 桌面標壓 i7 8700K
Gemini Lake 2017 14nm 移動低壓 Pentium J5005
Cascade Lake 2018 14nm 桌面標壓(至尊版) i9 10980XE
Whiskey Lake 2018 14nm 移動低壓 i7 8565U
Amber Lake 2018 14nm 移動低壓 m3 8100Y
Cannon Lake 2018 10nm 移動低壓 i3 8121U
Ice Lake 2019 10nm 移動低壓 i7 1065G7
Hewitt Lake 2019 14nm 桌面標壓(伺服器) Xeon D-1602
Comet Lake 2020 14nm 桌面標壓 i9 10900K
Lakefield 2020 10nm 移動低壓 i5 L16G7
Cooper Lake 2020 14nm 桌面標壓(伺服器) Xeon Gold 6328H
Tiger Lake 2020 10nm 移動低壓 i7 1165G7
Rocket Lake 2021 14nm 桌面標壓 i9 11900K
Jasper Lake 2021 10nm 移動低壓 Pentium N6005
Elkhart Lake 2021 10nm 嵌入式系統 Celeron N6210
Alder Lake 2021(未來) 10nm 桌面標壓 i7 12700K

此外還有不屬於處理器系列的代號:Sunrise Lake、Starlake、Tower Lake、Newberry Lake、Mystic Lake、Lakeport、Lake Shetek、Granger Lake、Elkhorn Lake、Elkhart Lake、Eaglelake、Cold Lake、Bearup Lake、Bearlake、Aneroid Lake和Andrews Lake。

(迫害結束)

你知道嗎Edit

  • 「斯烏」這個名字是沒有想法之中的想法。取自經典遊戲《冒險島》。
  • 關於這個使用者的更多資訊,見此

(已到達頁面最底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