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49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48未名残章/49 | 未名残章/50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48、下一篇:未名残章/50

“……”

清晨的第一缕曙光并没有出现。

估算来说,现在是凌晨 3 点左右。

远星的睡眠一直很浅,不知道是不是初床效应还是怎么。

总之,他小幅度动作,叠好被子去洗漱。全程静音,没有惊扰任何人。

不过,黑暗的回廊尽头,似乎有些许光亮。

唔,是那种不太明白,不太好说的微光。

他根据方位,推断出,要么是谁的办公室,要么就是图书室。

走过去,他发现是图书室的门半掩着。发出的微光似乎就是来源于此。

他小心翼翼地进入。

整个图书室的灯都是关着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仍有粉红色的暗光打底。

“呀,小家伙?”

一声问候惊到了远星,但一听是阿加莎的声音,他便放心下来。

“怎么?你也是长期不睡觉的那种类型吗?”

“今天兴致不错,有几个课题,想要推进一下。”阿加莎有些慵懒的回答道。

“图书馆会有目录这种东西吗?”

“有哦?”

“那我看看……嗯……历史,嗯……人文,唔,元素论,分别是这个架子和……”

……

“话说回来,你是研究什么课题?”

“唔,研究你也算其中一项呢。”

“这什么表述……咳咳,我的意思是……”

“好啦,不要这么害羞。之前你可是说过你是古代的贤者哦?得研究研究真相不是。”

“我不反对。唔,也许研究研究能量流动?”

“嗯~不是不可以呢。”

“那作为交换,我也要感受一下你的元素流动。”

“欸呀……算了,也可以哦?”

……

有些复杂呢。

阿加莎这么说,说明事情有些严重。她观测到了一条不寻常的通路,一种不熟悉但是又很熟悉的能量种类,情况综合起来,写成两篇论文也许都不为过了。

“那么?”

“好好好……真拿你没办法。”

……

“元素之间可以反应。”

“嗯哼。”

“是常识级别的对吧?唔,那比如说,”远星在空中生成一个火球,“然后布置一下音障……然后

远星的身体猛烈震颤了一下。还好没倒下去。

“超载啊……这样可是很疼的。换句话说,对付敌人会很有用呢。”

“刚刚看过的那本简明元素论里面还提到……唔,风可以‘扩散’水火冰雷,水火冰雷之间还会‘蒸发’‘融化’‘超导’‘感电’,还有‘冻结’……”

“基础的元素论,这不是已经掌握了吗?”

“还差得远吧?”

“呵呵……说不定呢?上一个世界的贤者能够迅速的掌握新世界的东西,不如说才比较正常吧?”

“是这样吗。那,借你吉言咯。”

“不过嘛,”阿加莎摇摇头,“掌握很多种元素力,还是不太现实。”

“此话怎讲?”

“你刚才也读到了吧?那些掌握了很多元素力的家伙,虽然一个个都是家境显赫,或者遇到了什么很幸运的现象,但这其中,有一些表现出早衰,很多人表现为元素循环不畅,还有那么几个事例,忽然长出来三个头六个胳膊的,奇人伴随异事,不要太多太多。幸好,你的身体也算是不同寻常,不过虽然能够承受高强度的能量流动,也不能勉强哦?”

“嗯。我会注意的。”

“好啦,差不多了,”阿加莎看了一眼钟,“快到起床时间了哦?趁队长还没来查寝之前……”

……

“唔……”布莱特稍显慵懒地起了床。

威廉和罗纳德早早就起了床,两个人很精神。

威廉准备洗漱,发现远星的杯子似乎变了位置。不过他没有在意。

四个人的床铺十分整齐。

按昨晚的指示,远星来到了骑士团本部旁的一块训练场地。

“远星。”

“简队长好。”

“今天是剑道课。大体安排的话,前几节课主要还是用来试一试感觉,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只能调到枪兵那边去。唔,在你至少掌握一种兵器,至少不至于被史莱姆搞得伤筋动骨的程度,我们会正式安排巡逻任务。”

“明白。”

“那么我们开始。首先……”

……

漫长的体能训练。远星的身体条件并不算好,但是依然坚持了一下。

哦,剑道教学才正式开始呢。

……

“今天就到这边吧,还算有些长进,比之前要好多了。但是还远远不够……正好,下午我安排一下,让你和一组前辈出去巡逻,中午你去协会那边看看有什么委托可以拿。嗯,就到这里吧,解散。”

“明白。”

紧张而疲惫的课程结束之后,远星又回到了冒险家协会。

伊万杰琳还是老样子,对大家无视她的“必要话语”很是不满。

就委托内容来说,她倒是介绍的很详细。今天主要是一些找东西的委托,找猫找狗什么的。正好似乎有几只怀疑跑到了巡逻经过的地方,远星就接了下来。

时间空档不多,他赶回骑士团的食堂。

……

午饭后,远星到达城门前。

两位前辈分别是科特和先前的玛莎。

“远星?没想到你也来了。”

“你是完全没好好看排班表吧……”科特吐槽道。

“咦?难道上面写了?咳咳……总之,这次我们巡逻的大致地点是城外的森林,据报告说,那边淤积了大量的史莱姆,我们这次是去确认和解决的。”

“科特前辈使用的是……大剑吗,玛莎是弓,我……”

“实战也很重要哦!听简队长说你是从单手剑开始练的,这次就好好试试看吧。”

……

森林内树木繁茂,遮挡住许多阳光,整个环境有些湿漉漉的。

蘑菇,松茸,大量的杂草,森林内似乎只有一条走出来的路。

嗡嗡嗡……

突然有一团什么东西喷射在远星脚边,整个湿漉漉的地面瞬间感电起来。

“啊,是那些虫子!”

玛莎的手有些紧张,至于科特的大剑……挥到算是运气爆棚吧。

“是雷蝇!”

哦,雷蝇?

远星用力凝聚出一团火球,向那些虫子扑去。

伴随着它们分泌的雷元素一起,整团雷蝇瞬间化为焦炭。一通小爆炸之后,很快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玛莎看起来有些激动,说了一大堆夸赞的话。远星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连说“我们走吧”。

越往深处,整个森林的灯光也就越有些迷离。

“汪!”

嗯?

远星循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

“嘘……你们看。”

果然有一大团史莱姆。从形态上来说,大多数是水史莱姆。

“是史莱姆。唔,会汪汪叫的史莱姆……?”

“看树上。喏,看来这次委托的搜索对象就是这家伙了。”

玛莎往上瞧,发现确实有一只黑白相间的狗。

“话说回来,什么委托……”

科特突然拉住两个人,低声但有力的说到:

“闲聊到此为止,警戒!”

只见外侧也来了大量的史莱姆。好在距离还有些远,机动时间不算太短。

“先解决内圈。”远星的提议被大家接受。

三个人往内圈退去。这些水史莱姆一直在朝着树行进着,没有跳,或者附着到树上的意思。也许这就是最基础的智能吧,不过这也说明,树上的那只狗恐怕就是此次事件的主因。虽然远星并不知道狗为什么这么吸引史莱姆。

“……接招!”

到了一个比较近的距离之后,远星将雷元素力顺着骑士团的制式单手剑击打到这些水史莱姆上。很快,麻痹的史莱姆失去自己的形态,变成了一些黏液和原浆。玛莎拿出特制的容器开始回收工作。

“毛毛~来~”

科特和玛莎一开始以为自己幻听了,怎么还有个女生的声音。不过看到是远星的嘴动,他们也不好再追问什么。

不肯下来啊……会是怎么回事呢。唔,也没有时间猜测了,只能……

心灵感应一下,可以得知这只小狗似乎……嗯,很紧张,然后……骨头?

看起来森林的更深处某个地方埋着骨头。但是就在路途中,这只狗就被史莱姆包围,只得跑到树上。

这个地方的位置小狗记得很清楚,倒是不用担心找不到就是。

“骨头……两位,看来我们得去找找骨头了,跟我……”

“什么?什么骨头……”

啪嗒,啪嗒,啪叽,噗叽。

来者不是一只小小的史莱姆。应该这么说,是由无数只史莱姆积聚而成的,不知为何体积有些恐怖的,外表形态上相比于史莱姆那半透明而紧致有弹性的,是不太稳定,十分通透,有些流动的,黏液巨怪

就在远星说完话准备出发的时候,它刚好跃起,扑了过来。

“唔!唔唔

这巨怪十分通透,将远星整个包裹起来。由于不太稳定的形态吧,这只巨怪比一般的史莱姆看起来要稀很多。

科特和玛莎没来得及拉住远星。

玛莎立刻射出一只火矢。这对巨怪而言十分不好受,但远星依然在里面,没有看到这只怪物有松口的迹象。

呼吸……呼吸要……

远星没来得及启动应激护盾,呼吸维持没有生效。在这坨东西里面想要攫取一些空气似乎也不大现实。

但意外的来说,呛了一口黏液之后,身体似乎没那么难受了。不如说,身体轻盈了很多,感觉有些自由……

嗯?

远星早上起来特地把自己原先的衣服换掉,换成了骑士团发的衣服。在略微模糊的视野中,自己的衣服似乎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光溜溜的身子……

和内裤。哦对,内裤毕竟是自己的。等等???

看来这些黏液有腐蚀作用,衣服被瓦解了。内裤和原先的衣服都是特殊制作的,并不会出现轻易这样的状况。但是既然吞下去了一点黏液,那事情似乎有些不妙……

眼见着同伴被困在其中,科特只好把心一横,将充满冰元素力的大剑挥向这只怪物

断面处迅速凝结。由于这怪物柔软的身体,远星并没有受伤。不过这不稳定的怪物有些慌张起来,因为自身的液体开始往外泄漏……

很快,这只巨怪化成一滩很稀的液体,甚至没来得及回收就蒸发掉了。

“远星,远星!”

玛莎上前确认状况。

“唔……唔呕……”

远星吐出一口液体。玛莎刚好拿了另一个瓶子接住。

“这团液体有腐蚀性,情况比我预想的要糟糕一些。事不宜迟,我们得出发去找小狗的骨头了,不然它不会下来的。”

科特将身上的外套披在远星身上。

不算远的距离,地上有一个小土丘。挖开来一看,果然是一些骨头。

“毛毛~这里有骨头哦~”

很快,这只小狗闻到气味,下来了。远星将它抱在怀里,它并没有反抗。

“快点走吧,情况不太妙。”

……

“科特和玛莎,你们回来了!这位是……”

“远星。好了,小狗我得送到协会那边去,你们……”

“不能不穿衣服啊。”

“唔……也对。”

……

“远星,没事吧?没发生什么吧?”

“没有大碍……”远星穿回自己原来的衣服。

“一上来就是一次中难度事件,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总之新情报玛莎和科特已经提供过了,后面阿加莎会再来问你一些问题。你先去协会吧。”简队长简单安排了一下。

来到城内大广场边。

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注意力被分散掉了,还没好好看看大雕像呢。

远星牵着小狗,走近雕像。还剩几步的时候,元素能的浓度骤然上升,这对贤者来说倒是一件乐事,身心会变得十分愉悦。

很快,他走到雕像的底座处。

他伸手触碰了雕像。

只听耳边轻风徐来。慢慢的,风越来越大,雕像的底座上原本一些隐秘的字迹此刻也开始发出微光,大雕像的月亮也逐渐发出一股淡淡的微光。

周围巡逻的骑士们看到这个阵仗,有的吓得跑了(很快他们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将方向及时调整到骑士团总部),有的奔向远星,将远星和小狗拉下来。

“停!什么人!”

“额……”

“嗯?”定睛一看,带头的那位骑士便让其余人退下,说明了远星是骑士团新人的情况。

“真是抱歉,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唔?不是你刻意做的?那这种情况得上报,然后……”

“阿加莎又有无数多的问题要问我了。”

“啊……嗯,可以这么说吧。总之,快去协会吧,然后尽快回骑士团。”

“嗯。”

协会里广场不远。很快就赶到了。

“哎呀,毛毛~”

宠物的主人看到心疼的毛毛出现在门口,立刻扑了过来。

“这位夫人……嗯,您最近有给这只小狗佩戴过,嗯,或者说使用,食用过什么特殊的东西吗?”

……

“原来是这样……真是抱歉,给骑士团也造成了麻烦……”

“不过你说这个,甘露酒庄最近出的……”

“夏日限定清凉提味果爽粉。”

“额……嗯,看来有必要调查调查。”

小伊在一旁做完记录后,见证了委托主给远星报酬的部分。

“唔……就这么点吗。算了,赶快回骑士团了。”

……

“简队长……”

办公室。

“远星,这次的事件似乎来的有些多,我也没办法一下子说完……总之,我们交换一下情报,就从下午的巡逻说起吧。

“我们从冒险家协会的委托记录中查阅到了那只小狗的委托起始时间,发现正好与接收到森林内出现大量史莱姆的时间点吻合。据玛隆夫人的描述,这只小狗无故消失时总是能在城外森林中找到,因此她将委托地点直接写成了森林内。”

“说到……这位,玛隆夫人?说,她最近给宠物尝试了一款由甘露酒庄推出的,叫,夏日限定清凉提味果爽粉。除此以外的询问似乎没有更多特殊的东西。就我的观察来说,似乎这里的居民,生活中并没有收集能够让史莱姆产生趋向性的物品。不如说,正是因为我感知到那只小狗身上有一些长时间不会消散的元素痕迹,我才会想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在它身上,或身体内,进而询问到这个结果。”

“那个粉啊……我倒是知道,也是夏日节每次甘露酒庄的限定商品。据说每次的配方都不一样,以往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因此,有必要查清他们这次使用的材料是否自带,或者因不可抗力因素附着了大量的元素力。”

“接下来就是,关于这些史莱姆的。嗯,据玛莎和科特说,他们观察到了一种新的史莱姆类型魔物,是这样吗?”

“没错,把我吞下去的那个。”

“吞?唔……”

“这只……黏液巨怪,相比于史莱姆,形态上,体积更大,但更不稳定,没有具体的可描述形状。它比史莱姆要通透,具体来说就是视觉上透明度更高,触感也更类似于一团液体,而不是史莱姆富有弹性的感觉。最重要的是,这些液体似乎具有腐蚀性,虽然到目前为止我的身体没有出现很糟糕的状况,但是如你所见,我早上刚换的衣物已经消失不见了。”

“嗯,和玛莎、科特的描述吻合。那么,证据链差不多就这样,接着是……”

咔嚓。

“啊,阿加莎?”

阿加莎走进简队长的办公室。简队长打了个招呼。

“小家伙状况如何?”

“没有大碍。吞了一口黏液。”

“得好好说道说道雕像的事情,这应该算是千年不遇的……”

“……我们刚要谈到这个。”简队长示意打断,“雕像的异变有大量的骑士目击报告,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去雕像的原因吗?”远星问道。

“唔……哦,说是元素力浓度高?”简回忆了一下。

“一忙起来我就把这事给忘了,当时没来得及走近雕像,这不我就补上了。一开始我还觉得感觉挺好的,随着前进,元素力浓度升高,我的身体很是惬意,可是后来我碰了碰雕像,本来只是一阵微风,可是风越来越大,周围也闪了些东西?搞不好是雕像上隐藏的文字,我的手也拿不下来,还是被骑士团的人拉下来的。”

“是这样……吗。”

“阿加莎有什么想法吗?”远星又把问题抛了出去。

“这个吗……”阿加莎思考了一会儿,“如果你体内的能量真的有那么多……远星,你是吞下了那口黏液,之后把还残留在嘴里的黏液吐了出来,对吧?”

“嗯。”

“……你身体适应性还蛮不错的。看来那些黏液对你没有起到腐蚀的作用,反而是提供了大量的元素力。”

“因祸得福?”

“也不是不能这么说呢,小家伙,呵呵……”

“嗯?”

“冰和水的元素力……你应该也能操控了吧?”

冰和水……

……

科特的冰剑……

水?那只巨兽?

远星的身前慢慢出现一小块冰凌,晶体越来越大,呈现出巨大的雪花图案。

当他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前的那块冰造物已经不自觉成为了一种人形。

唔……一位小男孩坐在地上,捂着胸口,身后是一双冰的翅膀……

不对。

一位小男孩坐在地上,捂着胸口,一把冰刃贯穿胸膛,冲击波和整个冰刃在他身后组成巨大的雪花状翅膀。

“这、这是……”

远星有些头晕。他不知道自己怎么造出来了这个东西。

“唔?小家伙,这原来是你的无意识造物吗?”

“无意识……我顺其自然地释放了一些能量,这算无意识吗。”

“……这种本能的恐惧,是来源何处呢。”

“恐惧……?”

“无意识做的事情最能体现一个人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内心”的真实想法……

远星的手不由自主的往胸腔上放。

嗯?

感觉这里空落落的。

奇怪,这里应该有什么吗?

啊。

远星的身体一下子重心不稳,阿加莎快步上前扶住了他。

他开始颤抖。阿加莎尝试心灵感应,但是感受到的只有无边的虚空。或者说……他畏惧这种虚空。阿加莎并不能理解这会是一种什么力量,或者说,其实远星的意识已经混乱到无法描述这种恐惧的来源了。

地上的冰雕慢慢融化,雪水不断流回远星身体里。

“不能……”

大家看着远星。

“不能……忘记自己醒来的理由……”

他推开阿加莎,走了几步。

“和简队长说过的一致……”

“我说过的?”

“我的苏醒,就是为了唤醒那些人……那些因为灾变和我一起休眠的,在最后时刻救了我一命的那些人……”

阿加莎、简、玛莎,三个人看着远星颤抖的样子,听着他饱含歉意,又饱含一种深情的话语。

“其实今天早晨,我已经派了一些人手过去遗迹那边……”简队长说。

“不行……我现在得去那边

远星冲出门外,地上出现了一圈神秘的法阵,随后他消失得无影无踪。

“坏了,时间已经不早了,现在赶过去……”

“别担心。”阿加莎握住简和玛莎的手,随后也展开了一个魔法,离开了办公室。

……

“哇

玛莎的尖叫很快被制止,三人展开了滑翔翼。她们正在高空中。

“我不清楚确切的位置,得你们带路了。”

玛莎抓住阿加莎的捕风瓶,冲在第一位。

“就是那里,我们飞过去。”

玛莎找到了入口,三个人很快降落,跑了进去。

只见远星站在入口的大厅处。

“远星!”玛莎喊了一声。

“别过来!”远星痛苦地向她们说道。

“不要自己硬撑着……我可不想说第三遍哦?”

“我……没能……保护好所有人……”

“那些还活着的古人……”

“我警告你们,不要过来!”远星看着向前走了一步的阿加莎说。

“好好好,我不过来……可是现在就被当时的混乱所打倒,可就再也没有机会挽回一切了。”

“但是!我……”远星的愤怒被浇了一盆冷水,这也使得他得以慢慢冷静下来,“我……不是不懂这些道理……”

“可是一上头就没忍住……哎呀,该说你年轻好呢,还是说你老顽童好呢。”

“你能做到在全世界范围的能量紊流中保持绝对冷静?”

“嗯?”阿加莎忽然又回想起来那些只言片语的报告,“这样说来……这种灾难不是法师专杀吗。哦,黑质……原来如此。好吧,值得恐惧,但不值得你现在沉沦于此。”

“跟我来吧。”

“第7号房间?”

……

“又是些没见过的东西。唔?好像见过……好像没见过的文字。”阿加莎对着屏幕上的文字说到。

“你知道原来的文字?”

“我试着读一下……”

能量储备:渐缺。魔能储备:不足。

最大维持人数:14。最大活跃人数:0。

舱体内人数:13。0号位:已弹出。

“是对的……唔……”

远星把接收器拉出来,但紧接着又放了回去,拿起手册翻了翻。

“……”

远星沉默不语。

他按说明拨动了几个旋钮,再拉出接收器。

火焰的炽热,水流的灵动,寒冰的刺骨,雷霆的乍惊,微风的吹拂。

各种分开来看很好理解的感觉被混合在一起,以一种奇妙的形态注入了接收器。

远星的呼吸有些急促。他盯着另一块屏幕看。

检测到能量输入。

远星看到了这行字,呼吸稍微缓和了一些。

但过了很久,并没有进一步的提示。机器是在某个地方停住了?

推测形式:?

问号。

转化完毕。注意:过程中有异常抛出,过程记录已转储。

日志里面会有什么呢?

远星又开始了只有他明白意义的操作。三个人站在那里,什么也做不了。

“这是……”

简单来说,虽然能量和预期的形式类似,但缺少了一些部分。

“真是奇怪。不,不奇怪。”

大家被这番话搞糊涂了。

“阿加莎,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种元素?”远星突然发问。

“……不好说。”

“不好说?”

“大体上分为9种,一般来说划分其中7种,另外的光和影不计入。即使这样,其实内部也有区别,又或者还有一些极其罕见的不能算在通常分类里的。”

“唔?”

“比如,岩系也可以分为岩石、钢铁、地表三种不太一样的。虽然都掌握岩元素力,但一些人更擅长其中一种。再比如,草元素不一定伴随中毒。再比如,一些声称只使用风元素力飞行的人,经过一些魔法师的分析,认定为不是风元素力,而是另一种未被分类的元素力。再就是,那些鬼魂、龙、精灵,或者说妖精吧,也有一些一般认为是固有能力的,一些魔法师也认定为未被分类的元素力。”

“唔……果然还是不够吗。只掌握5种果然还是不太够。”

“要复活这些古人……好吧,我暂且不问其他的,就复活本身需要什么条件?”

“能量供应和消耗平衡的基础上,供应累积到一定程度。一定程度的量很大,就我先前的预期来说,光是机器把我一个人唤醒就已经说明唤醒后只会剩下大约60%的能量。”

“……感觉还剩挺多的啊。”

“这个叫机动空间……至少有什么小意外的话不会导致大问题。换句话说,虽然我平常不会再使用这里储存的能量,但是关键时刻保命可以用。”

阿加莎笑了一笑。

“看来,工作状态会使你放松很多呢。”

“是吗,从来没有人这么评价过。”

因为身边也没有“人”啊。

“不过,总算冷静下来了,不是吗?今后要做的事情,已经再次展现在你面前了。”

远星没有说话。

“简队长。”

“怎么了?”

“……时候不早了,得回骑士团了吧。”

看他那强行换话题的样子,玛莎她们不好意思指出,但心里还是笑了一下。

“哦,对了……”

远星对着屏幕下的一堆按钮戳戳捣捣,然后对接收器又做了点动作。

“嗯,我们回去吧。”

待其他人走出房间后,他才走出房间,很快又对门施了法,似乎是将这个房间封了起来。

……

“你情绪有些阴晴不定啊。”

阿加莎和远星现在在图书室。当然,又是凌晨时分。

“只是谈起那场灾变倒是没什么感觉……可是一旦谈到自己,似乎就不再能控制情绪了。”

“人祸本来可以避免……你这么想,但是这样的结果,也是一种必然啊。”

“……但是我没能做到自己的最好。”

“说什么呢,现在这样就是最好。不要太在意以前的可能性,你又改变不了。”

“……嗯。”

“你醒来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沉睡的时候呢?”

“就……感觉上一幕还在和混乱抗争,下一秒就从舱体里出来了。沉睡……不知道。”

“说不好,”阿加莎转了转笔,“其实正是在虚幻、混乱的梦境中,你重复了数百万次的决战,才产生了这么严重的恐惧呢。不过至少没有因为这种恐惧而自我毁灭,该说你意志顽强呢,还是说什么呢。”

“嗯……”

远星沉思。

“算了,”远星放弃了这次的思考,“你提到了那个……草元素?”

“嗯?嗯。是这样没错呢。”

“有人会草元素吗?”

“这不好说。”

“又怎么了?”

“就和那些未分类一样,草元素其实分类更繁杂……既有速生速死的,也有自带毒性的,要是想要找一个全都会的……”

阿加莎一副“完全不可能的”脸色,但是却又稳稳的说出了一个名字:“‘使自然倒转的魔女’,布莱彻斯特夫人(Mrs. Britechester),算是一位。”

“那么……”

“在哪里能找到这位呢?呵呵,这就得从魔女会的历史说起了。你要是想听,我也不介意说一说。

“在不算太远的年代,几位法师合办了一所大学。唔,这所学校第一届天才完美毕业生,‘使自然倒转的魔女’,布莱彻斯特夫人,在校期间创办了社团‘魔女会’。这是从创立之初就是只有邀请制的社团,只有内部成员邀请才能加入。而这社团的社长,一直以来都是这位夫人,和她的后代。到了今天……我想想,应该是那位‘四叶草魔女’,汉娜·克洛弗·布莱彻斯特女士(Hannah Clover Britechester)。

“但在魔女们,尤其是布莱彻斯特们的眼里,一位气息很重,模仿能力很强,已经感知到了多种元素力,自称古人的学徒级人物,只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情况。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呢,真正接触后,还是能知道实际的分量的。不说这个,单是遗迹的突然出现这一点,大概魔女会的人已经都知道了是你做的,算是略有耳闻了吧。”

“嗯。”

“哦对了,说到古人……其实不止你一位说是古人呢。唔,大部分是噱头,不过还是有那么一两位吧,是有确切来源的,可信的。”

“哦?”

“正好是另一个你想寻找的元素岩元素的掌握者,叫……叫什么来着,好像姓拉撒路(Lazarus)……”

拉撒路。

远星想起来他有一次回灯笼镇,好像看到了有一家是姓拉撒路。

“……是不是那个拉撒路呢。”

“哪个呢?”

“哦不,没什么……”

阿加莎开始翻她的魔导书。

“这位!嗯,阿拉纳·希瑟·克洛伊·拉撒路(Alaina Heather Chloe Lazarus)。”

“有什么可以查证的信息吗?”

“这个嘛……唔……据说是石化解冻复活,然后祖上是没落的魔法师家族的后代,有幸和利文斯通……”

嗯?

“利文斯通?”

“对?”

“这位利文斯通,有没有关于他……真名,什么的描述?”

“真名倒没有……不过和探险啊,石头啊什么的,挺有渊源的样子。”

“那恐怕就是那位了。”

“哪位?”

“这我不能说。”

“好吧……看来所谓的大魔法师们还真的有些秘密呢。”

“但是应该还不够。”

“哦呀,原来这么贪心吗,七种元素力还嫌不够。”

“飞人、鬼魂、龙、精灵,或者说妖精……唔,得见个遍才行。”

阿加莎笑而不语。

“还有那个,‘光明’和‘深渊’……”

“小家伙,”阿加莎打断了他的话,“这些东西啊,对你感兴趣的时候,自然就会出现了。明白吗?”

“唔……”远星不能反驳。

“不过,看到来自‘深渊’的人,你最好小心一些。他们行踪神秘,非常低调,最近更换了领导人开始大肆投放魔物,这些,我倒觉得……”阿加莎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红茶,“可能是在以某种方式表明他们对这个世界上刚刚出现的东西感兴趣。”

谈到‘深渊’,阿加莎的语气似乎有些奇怪……冷酷?还是别的什么词。

“很想知道,‘深渊’的新领导人的信息。”

“我说了,所以没有。唔,要不我先说说‘光明’组织吧。

“‘光明’组织现任的领导人,扎卡利亚·亚伦·拉米雷斯(Zakariya Aaron Ramirez),一般光明信徒们称为亚伦大主教。而‘光明’组织呢,将光元素作为一种狂热的崇拜,每一届的主教更换也都会举行非常大的仪式。‘光明’组织的最大特点,应该说就是有些神秘又有些显眼的传教士了。哎呀,这些传教士逮住一个‘奇人’就开始宣传所谓光元素的纯洁,听都听腻了。要不是碍于魔女会这层身份,我做点不太光彩的事情大概也不是什么难事吧……呵呵……”

事后回忆起来,当时周围的雷元素浓度几乎是瞬时提高的,物理意义上的毛都会竖起来。

“咳咳……总之,好像成了一种惯例,这些组织也都是纯邀请制。哦,顺带一提,我和另一位叫特莱莎的魔女去过向光山,总之亮的不能直视。真是搞不懂,这种级别的东西简直就是光污染……”

“唔……什么样子?”

“整个街道都是光元素大灯,建筑也大体上是透光的,我自己是受不了这种光照的,全程心不在焉,等散会立马离开了。”

“反而是这样呢。”

“你应该已经知道了,自诩最纯净……”

“其实我……嗯,不能完全反对他们的观点,但是这个词不对。”

“意思是?”

“换句话说,光和影是强力的,是原本的魔能中最极端的部分。而我和简队长说过,大肆的使用高能魔法导致了第一次灾变……”

阿加莎的脸色有些改变。

“换句话说,最极端的部分都稀释成这个样子了还不自知……可悲,可叹,可笑。”

“……”

“他们要是吹嘘自己是最高能的元素,就让他们吹嘘吧因为元素是平等的,都只是这个世界的某一部分罢了。”

“……”

“扯远了……‘深渊’组织真的没有更多信息了吗?”

“与‘光明’组织不同,他们并不宣扬影元素,日常依然使用七种元素力,似乎反而是将这种元素彻彻底底的隐藏起来。不知为何,这些人不以真面目示人,通常戴有奇怪的帽子或头盔,身上的衣服也是紧紧裹住身体。他们的邀请制更为复杂,通常是无言的引导,而被邀请的人,有那么一部分就是不知为何被轻易引诱去的。当然,更多的人能够保持理智,拥有自己的选择。不过拒绝吗……得付出些代价的样子。”

“很多啊这不是。”

“全部都是些其他人的描述,没有什么可信度。”

“这样。”

“好了小家伙,”阿加莎关上书,“讲故事时间结束了哦。趁……”

“好好……”

……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

又是一个这样的夜晚。

远星准备睡觉。

…………

未名残章/49 - continues  骑士团的第一日……

未名残章/48未名残章/49 | 未名残章/50